衰老與腫瘤國際研究中心(ICAC)PI、博士后、科研助理招聘公告
首頁(yè) > 學(xué)者風(fēng)采
關(guān)注我們
學(xué)術(shù)橋-訂閱號
學(xué)術(shù)橋-小程序
9年!他,從博士到兩院院士

  院士是我國科學(xué)領(lǐng)域最高學(xué)術(shù)稱(chēng)號,是推動(dòng)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向前發(fā)展的重要力量。鑒于院士在科學(xué)界的重要地位,國內對院士評選極為重視,成功當選的無(wú)一不是大國重器。而同時(shí)獲得兩院認可、獲得“雙院士”殊榮的,全國僅有34位,武漢大學(xué)李德仁教授便是其中一位。

  2024年1月,李德仁院士被湖北省提名為2023年度國家最高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獎候選人。

  高考被第八志愿錄取、39歲才考上研究生、湖北唯一的兩院院士、解決世界測量學(xué)上的百年難題……李德仁作為遙感領(lǐng)域的開(kāi)拓者,在以他為首的科學(xué)家團體努力下,中國測繪科學(xué)與美德并駕齊驅?zhuān)愣αⅰ?/p>

 

  9年從博士到“雙院士”

  李德仁對測繪的興趣,從中學(xué)時(shí)期就開(kāi)始了。

  高中時(shí),受在課外興趣小組得到的測量學(xué)啟蒙,高考填報的12個(gè)志愿中,第八志愿填了航測與制圖。最終誤打誤撞跨進(jìn)武漢測繪學(xué)院大門(mén),從此開(kāi)始了近60年的測繪生涯。

  進(jìn)入武漢測繪學(xué)院的李德仁,勤學(xué)好問(wèn),敢于質(zhì)疑,給老師出的試卷、蘇聯(lián)專(zhuān)家編的教科書(shū)挑錯,正因如此,引起了“中國攝影測量與遙感學(xué)科之父”王之卓的注意。本科畢業(yè)后,王之卓鼓勵他報考自己的研究生,3門(mén)考試科目,李德仁兩門(mén)滿(mǎn)分、一門(mén)99分。但恰逢年代動(dòng)蕩,因莫須有的問(wèn)題,他被取消了讀研的資格。

  先后到西安國家測繪局地形二隊、國家測繪局測繪研究所工作后,李德仁又被迫離開(kāi)自己的專(zhuān)業(yè),分配到水泥制品廠(chǎng)當工人。

  1978年國家恢復招收研究生,王之卓破格錄取李德仁做自己的研究生,這一年,李德仁已經(jīng)39歲。1981年,他以全優(yōu)成績(jì)獲得碩士學(xué)位并留校任教,隨后赴德國進(jìn)修,成為中國第一位派到聯(lián)邦德國學(xué)習航測的學(xué)者。

  在波恩大學(xué)求學(xué)的半年內,他針對西方學(xué)者發(fā)現和消除粗差的傾向性方法,推導出比丹麥法更具優(yōu)勢的新方法,被國際測量學(xué)界稱(chēng)為“李德仁方法”。

  1983年,他進(jìn)入斯圖加特大學(xué)攻讀博士學(xué)位,僅用兩年半就完成通常需要五六年才能完成的博士學(xué)業(yè),同時(shí)解決了誤差可區分性這一世界測量學(xué)上的百年難題。至今,全世界都在用李德仁的理論去矯正自己的航測平差系統。

  中國李德仁的名字在整個(gè)國際航測界回蕩。

  1985年學(xué)成后,李德仁婉拒了歐美科研院所拋出的橄欖枝,在完成答辯后立刻回國,短休幾日便走上了武漢測繪學(xué)院的講臺。在他心里,一直有一個(gè)堅定的信念“科學(xué)是要為祖國服務(wù)的”。

  1986年李德仁破格晉升為教授,1991年、1994年先后當選為中國科學(xué)院學(xué)部委員(院士)、中國工程院院士。成為“雙院士”時(shí),距離他博士畢業(yè)僅有9年。

  1995年,武漢測繪學(xué)院更名為武漢測繪科技大學(xué),1997年李德仁擔任武漢測繪科技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,直到2000年與武漢大學(xué)合并。

 

  6獲國家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獎

  回國后,李德仁加快了研究步伐,在他看來(lái)“有跨越才有創(chuàng )新,僅僅跟在人家后面做重復的研究,便總在后面”。面對世紀之交我國衛星、航空、地面系統等多方面存在差距的現狀,李德仁提出:“中國要有自己的高分辨率衛星,要有自己的測繪衛星“。

  2002年,李德仁作為牽頭人向國家提出“建設我國高分辨率對地觀(guān)測系統”,這一建議得到肯定,在2005年正式立項,并被列入我國16個(gè)國家重大專(zhuān)項之一。歷時(shí)15年“高分專(zhuān)項”建設成績(jì)斐然,基本上滿(mǎn)足了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、國防建設與大眾民生的重大需求,使我國的衛星遙感及其應用趕上了世界先進(jìn)水平。2020年,相關(guān)研究“天空地遙感數據高精度智能處理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及應用”獲得國家科技進(jìn)步獎一等獎。

  “這項成果是我們在元器件受限的情況下,用中國人的智慧,用我們的數學(xué)和過(guò)程控制的方法,達到了世界一流水平?!崩畹氯首院赖卣f(shuō)。

  從衛星數據85%依賴(lài)國外進(jìn)口,到實(shí)現85%的自給率,再到向其他國家出口,我國的測繪遙感科技,一步步從落后,走到了世界前列,建立起了真正的“中國人自己的全球觀(guān)測系統”!

  在自主自立這一原動(dòng)力的驅使下,李德仁還帶領(lǐng)團隊,將國產(chǎn)衛星遙感影像定位精度從300米提高到0.5米以?xún)?;研制了我國?空-地3S集成的測繪遙感系統;建立了自主可控的國產(chǎn)地理信息技術(shù)體系;6次獲得國家科技進(jìn)步獎……從基礎理論到重大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,讓中國測繪遙感實(shí)現從無(wú)到有、從有到優(yōu)。

  只要對國家有利,李德仁都會(huì )積極去做。從青藏鐵路測量到汶川抗震救災,從北京奧運安保到數字敦煌工程,再到為疫情防控提供技術(shù)支持……李德仁及其團隊的身影無(wú)處不在,以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,詮釋了科學(xué)家精神的真諦,以此他榮獲了“2021最美科技工作者”的稱(chēng)號。

  作為攝影測量、遙感和地球空間信息科學(xué)的領(lǐng)軍人物,李德仁也得到了國際學(xué)術(shù)界的高度認可。2022年6月,他獲頒國際攝影測量與遙感領(lǐng)域最具影響力的獎項之一——布洛克金獎,成為我國獲此殊榮的第一人。

  在測繪遙感領(lǐng)域,李德仁院士用數字繪天地之大美,用科研譜生活之樂(lè )章,用精神和事業(yè)影響年輕的一代。

  如今八十多歲高齡的李德仁院士每天依然在高負荷工作。他已培養了200多名博士,是中國教授中指導博士最多的人之一;連續20多年,堅持給大一新生講授專(zhuān)業(yè)基礎課,臺下座無(wú)虛席。

  在采訪(fǎng)中,李德仁常說(shuō)這樣一句話(huà),“一個(gè)人要用自己的本領(lǐng)為國家多做事。把自己的興趣、長(cháng)處和國家的需求結合在一起,正是我所追求的?!?/p>

 

  連續7年全球第一

  李德仁院士在測繪遙感之路上的披荊斬棘,也是武漢大學(xué)測繪學(xué)科發(fā)展的縮影。在從傳統的光學(xué)測繪遙感,到高光譜和雷達遙感,武漢大學(xué)測繪遙感學(xué)科體系在李德仁和他的老師、同仁、學(xué)生幾代人努力下不斷壯大,在軟科世界一流學(xué)科排名中,武漢大學(xué)遙感技術(shù)學(xué)科已連續7年蟬聯(lián)全球第一。

  在武漢大學(xué),僅測繪學(xué)科就走出16位“兩院”院士:老一輩學(xué)科奠基人夏堅白、王之卓、陳永齡等蜚聲中外;還有寧津生、劉經(jīng)南、張祖勛、陳俊勇、龔健雅、李建成……與李德仁一樣繼往開(kāi)來(lái)、推動(dòng)學(xué)科發(fā)展的閃亮名字,他們每個(gè)人都有著(zhù)打破壟斷、填補空白、創(chuàng )造第一的舉世成就,鍛造出我國測繪領(lǐng)域的“夢(mèng)之隊”。

  國家“三大獎”他們捧回了20多項;李德仁、劉經(jīng)南、李建成先后走上湖北最高科技大獎——湖北省科技突出貢獻獎的領(lǐng)獎臺;他們突破性的一項項成果,應用于各個(gè)領(lǐng)域;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數字攝影測量系統,改變傳統測繪模式,在國內外被廣泛推廣;參與北斗全球導航系統相關(guān)研發(fā),打破衛星導航的西方壟斷,泱泱中華多了一個(gè)“大國重器”……

  近年來(lái),李德仁帶領(lǐng)的武大測繪團隊繼續向前,針對我國衛星遙感存在“成本高、效率低、不穩定、應用少”等諸多問(wèn)題,他們把目光投向了一項更深邃的工程——“東方慧眼”智能遙感星座項目。

  目前,由武漢大學(xué)牽頭研制的“珞珈“系列衛星,作為“先遣隊”已經(jīng)出發(fā)?!扮箸煲惶?1星”在2018年成功升空,“珞珈二號01星”、“珞珈三號01星”在2023年成功入軌,前往太空探路。

  未來(lái),整個(gè)星座預計有200顆衛星在軌,“東方慧眼”將搭建起一張集定位、導航、通信、應急、搜救于一體的“太空網(wǎng)”,從“玩微信”到“玩衛星”,讓每個(gè)人都可以用手機調用頭頂的衛星,3至5分鐘就能看到想看的地球圖片或視頻,享受衛星帶來(lái)的紅利。

  從參與首測珠峰,到守護北斗之光、40載極地科考,再到點(diǎn)亮“東方慧眼”,武大測繪人薪火相傳、探索不止。這些艱苦的測繪英雄,不斷推動(dòng)中國測繪事業(yè)向著(zhù)新的高度、新的精度邁進(jìn)!

 

  參考來(lái)源:

  [1]科技工作者的擔當、創(chuàng )新與成長(cháng) ——李德仁院士專(zhuān)訪(fǎng)

  https://m.thepaper.cn/baijiahao_17025448

  [2]兩院院士李德仁:順時(shí)做“帽子”,逆時(shí)做“墊子”

  https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3474123

延伸閱讀
特別聲明: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著(zhù)代表本網(wǎng)站觀(guān)點(diǎn)或證實(shí)其內容的真實(shí)性。
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,請與我們聯(lián)系。
掃碼關(guān)注學(xué)術(shù)橋
關(guān)注人才和科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