衰老與腫瘤國際研究中心(ICAC)PI、博士后、科研助理招聘公告
首頁(yè) > 資訊匯總
關(guān)注我們
學(xué)術(shù)橋-訂閱號
學(xué)術(shù)橋-小程序
優(yōu)化博士論文盲審,可以“去掉一個(gè)最低分”

  近期,正值博士論文答辯季,有關(guān)博士論文的盲審問(wèn)題又一次成為人們熱議的話(huà)題。若仔細分析便不難看出,該話(huà)題的爭議點(diǎn)主要在于評審標準不統一,即不同專(zhuān)家的評審標準可能存在較大差異,導致評審結果的客觀(guān)性和一致性受到影響。

  具體而言,有些專(zhuān)家可能過(guò)于嚴苛或寬松,從而影響評審的公正性,更有甚者,往往會(huì )出現一票否決的現象,即個(gè)別專(zhuān)家的極端評價(jià)可能導致其他專(zhuān)家的綜合意見(jiàn)被忽視、論文直接被否決的現象發(fā)生。這種情況可能影響學(xué)生的學(xué)術(shù)發(fā)展,并對其造成不必要的心理壓力。

  那么,我們該如何解決當下博士論文盲審中出現的一票否決的極端問(wèn)題呢?

  最為嚴格的博士論文盲審制度

  我國博士論文的盲審制度盡管因其嚴格性和復雜性而引發(fā)一些爭議,但其背后的初衷是為了確保學(xué)術(shù)研究的質(zhì)量和公正性,即通過(guò)多層次、多環(huán)節的評審機制,盡可能避免學(xué)術(shù)不端行為發(fā)生,提升論文的學(xué)術(shù)價(jià)值和創(chuàng )新性。

  然而,這種嚴格的盲審制度也帶來(lái)了一些挑戰,如評審周期長(cháng)、學(xué)生壓力大、評審標準不統一等問(wèn)題。

  在我國,一篇博士論文除了要經(jīng)過(guò)開(kāi)題報告、預答辯和答辯這3個(gè)正常的程序外,還要經(jīng)過(guò)兩次校外盲審。所謂校外盲審,指邀請本校之外的專(zhuān)家在不知博士論文作者以及導師的情況下,對論文進(jìn)行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。

  第一次是在博士論文答辯之前,一般由所在學(xué)校邀請校外專(zhuān)家進(jìn)行盲審。過(guò)去,這一程序大都由學(xué)校負責遞送至校外相關(guān)專(zhuān)家,現在則主要上傳至教育部的論文評審平臺,再由該平臺選擇相應的專(zhuān)家對論文進(jìn)行盲審。

  第二次則是在答辯之后的1~3年內,由教育部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對博士論文進(jìn)行抽查。雖然不是所有人都會(huì )被抽查到,但被抽到的可能性是存在的,而一旦被抽到并查出問(wèn)題,后果極其嚴重,不僅作者本人會(huì )受到影響,導師以及學(xué)校也會(huì )受到重大影響。因此,無(wú)人敢對此掉以輕心。

  答辯委員會(huì )的職責何在

  一個(gè)有目共睹的事實(shí)是——近年來(lái),我國高校的博士論文校外盲審不但發(fā)揮了越來(lái)越重要的作用,而且其評審結果的重要性遠遠高于論文預答辯委員會(huì ),乃至答辯委員會(huì )的最終決定。

  這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(gè)方面。

  第一,雖然預答辯委員會(huì )已經(jīng)認定了博士論文可以進(jìn)行答辯,但還要等待校外專(zhuān)家的盲審結果。如果盲審結果通過(guò),方可進(jìn)入答辯環(huán)節,否則便不能進(jìn)入答辯環(huán)節。

  第二,雖然答辯委員會(huì )已經(jīng)通過(guò)了博士論文答辯,但若論文被抽查,且專(zhuān)家給出否定性結論,最壞的結果是博士學(xué)位被撤銷(xiāo),導師與學(xué)校都會(huì )受到影響。

  當然,上述兩種情況出現后,相關(guān)方會(huì )有相應的補救措施——要么推遲時(shí)間進(jìn)行答辯(比如推遲3個(gè)月,但這個(gè)時(shí)間不同高校會(huì )有所不同);要么進(jìn)行申訴,找到其他專(zhuān)家再評審,從而改變盲審結果,再進(jìn)入答辯程序。

  事實(shí)上看,當下這種過(guò)分強調博士論文盲審結果的情況,導致了兩方面的嚴重后果。

  一方面,從博士候選人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只要自己的論文通過(guò)了盲審,便似乎自然而然、順理成章地進(jìn)入到答辯階段。在準備答辯,乃至正式答辯的過(guò)程中,候選人不再聽(tīng)取導師以及答辯委員會(huì )的意見(jiàn)似乎也在情理之中。在現實(shí)中,這種現象并不少見(jiàn)。

  另一方面,既然論文的盲審都通過(guò)了,那么無(wú)論是預答辯委員會(huì )還是答辯委員會(huì )的成員以及導師,似乎都可以不再為已經(jīng)通過(guò)或即將通過(guò)的博士論文保證質(zhì)量和承擔責任了。在現實(shí)中,我見(jiàn)到不少這樣的現象,有些答辯委員會(huì )委員眼見(jiàn)博士論文有問(wèn)題,但看到盲審意見(jiàn)已經(jīng)通過(guò),也就不再多說(shuō)。

  在現在越來(lái)越多的答辯中,你會(huì )聽(tīng)到更多導師、委員會(huì )委員都在不停地說(shuō)“擔心盲審,特別是最后的抽查盲審的結果”這樣的話(huà),而非直言不諱地指出博士論文中的問(wèn)題,并要求加以修改并完善。

  太過(guò)苛刻導致的極端現象

  大部分人都會(huì )承認,在保證博士論文的質(zhì)量方面,我國的校外盲審制度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但現在爭議的焦點(diǎn)在于——校外盲審的結果正在走向極端,并引發(fā)了一些問(wèn)題。

  所謂極端現象,是指一位評審專(zhuān)家對博士論文的負面或否定意見(jiàn),正在起到一票否決的作用。一般而言,博士論文答辯前的盲審專(zhuān)家一般有5位,若其中1位專(zhuān)家對論文持否定性評價(jià),那么即便是其他4位專(zhuān)家都給出了很好的評價(jià)結果,依然無(wú)濟于事,這唯一的負面或否定性評價(jià)結果會(huì )導致一票否決、其他4位專(zhuān)家的評價(jià)結果被否定、預答辯委員會(huì )的決定被推翻,使一篇博士論文被判“死緩”。而在博士論文已經(jīng)答辯完成之后的1~3年間的抽查中,這種一票否決的決定性作用可能更大,很有可能判博士論文“死刑”。

  必須指出,這種極端傾向正在博士論文的校外盲審中蔓延,值得引起我們極大關(guān)注并提出制衡的辦法。

  一分為二地看,在博士論文的評審中,負面乃至否定的專(zhuān)家評審結果當然更應得到重視,無(wú)論是導師還是博士候選人,都應實(shí)事求是地認真對待。若所指為事實(shí),自然應接受并認真修改;但若認為確系有意的惡評,那么再將其拔高到否定一切的地步則不僅不適當,也是不對的。雖然4位專(zhuān)家的認可與稱(chēng)贊并不代表持否定意見(jiàn)的專(zhuān)家所說(shuō)不完全正確,但從邏輯上,4位專(zhuān)家的意見(jiàn)更應該得到尊重。

  去掉一個(gè)最低分:消除盲審中的極端現象

  我個(gè)人以為,要想消除當下博士論文盲審中一票否決的極端現象,除了前文提到的找專(zhuān)家重新評審等補救措施外,一個(gè)最簡(jiǎn)單的辦法就是采用一般競賽中的“去掉一個(gè)最高分與去掉一個(gè)最低分”的做法。這樣,自然而然就消除了上述一票否決的極端現象的出現。

  我們知道,預答辯委員會(huì )與答辯委員會(huì )既可以是同一批專(zhuān)家,也可以不是。我們暫且把他們視為同一批,那么,按照常規至少要5人,若再加上完全不是一批人的5位盲審專(zhuān)家,這就是10位專(zhuān)家在評審一篇博士論文。如果預答辯與答辯委員會(huì )不是同一批人,這個(gè)名單人數還要翻倍。這一數字已經(jīng)遠遠多于美國高校的常規論文委員會(huì )3~5位的人數了。即便是在歐洲,受邀校外專(zhuān)家的數量一般也不過(guò)兩位,加上論文委員會(huì )3人,也不過(guò)5位。

  因此,按照我的提議,在5位盲審專(zhuān)家中,即便“去掉一個(gè)最高分與去掉一個(gè)最低分”,仍有3位專(zhuān)家的評審意見(jiàn),加上答辯委員會(huì )的至少5位專(zhuān)家,也有8位專(zhuān)家。就此而言,在一篇博士論文的審查中,我國的專(zhuān)家評審人數還是遠超世界其他國家的。

  我以為,在消除博士論文盲審中的一票否決現象時(shí),采用去掉一個(gè)最低分的做法確實(shí)是一個(gè)有效的措施。它可以避免個(gè)別專(zhuān)家評分過(guò)高或過(guò)低對最終結果的極端影響,從而提高評審的公正性和科學(xué)性。

  這一方法可以在不顯著(zhù)增加工作量的情況下,提升評審過(guò)程的透明度和公信力??紤]到我國博士論文評審中的專(zhuān)家人數已經(jīng)遠超其他國家,即使在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后,剩余的專(zhuān)家意見(jiàn)仍然具有足夠的代表性和權威性。

  這種調整能夠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我國博士論文評審制度,保障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的公平性和準確性,增強評審體系的合理性和可靠性,對提高博士論文質(zhì)量具有積極意義,也可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高等教育質(zhì)量提高。

  應該說(shuō),為了進(jìn)一步完善這一制度,我們可以借鑒國際先進(jìn)經(jīng)驗,優(yōu)化盲審流程、統一評審標準、縮短評審時(shí)間,同時(shí)提高信息透明度,讓學(xué)生和導師在盲審過(guò)程中獲得更多的指導和反饋。通過(guò)不斷的改進(jìn)和完善,我國博士論文盲審制度不僅可以繼續保持其嚴謹性和權威性,還能更加高效和人性化,從而真正達到促進(jìn)學(xué)術(shù)進(jìn)步和培養高水平研究人才的目的。

  總之,盲審制度的完善需要在嚴格與效率、公正與人性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(diǎn),確保我國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體系的健康發(fā)展。

延伸閱讀
特別聲明: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著(zhù)代表本網(wǎng)站觀(guān)點(diǎn)或證實(shí)其內容的真實(shí)性。
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,請與我們聯(lián)系。
掃碼關(guān)注學(xué)術(shù)橋
關(guān)注人才和科研